第三章  找東西的時候

 

那天晚上兩個人都沒睡。晶晶躺在床上,但只怕她現在就算是躺在針墊上也沒有感覺。她就這麼躺在床上茫然的瞪著天花板,好像天花板隨時會有什麼令她意想不到的東西掉下來,她得隨時盯著以防錯過。炯明則在房子裡走來走去,三不五時爆出一句髒話,或者挫折的發出低吼。當天終於開始濛濛亮的時候,晶晶沉重的眼皮終於閉上,炯明也終於走累了攤倒在椅子上。

時鐘上的指針一分一秒不曾停歇,兩個人的動作卻像被凍結住了一般,不曾移動半分。

這個時候炯明的腦袋一團混亂,雖然閉著眼睛,但他的眼前卻閃過一幕幕鮮明的景象。有了錢,他就不需要工作了;有了錢,他就可以買一棟好一點的房子,最好再來一台法拉利和保時捷;有了錢,他可以……他可以做好多好多事,好多好多他只敢作夢不敢做的事。

都過去了,炯明心想。幹,這些東西本來都已經排到他面前的,只等他排定順序要先拿哪一個而已。該死,在電視上看到人家在說什麼差一個號碼時,都覺得這些人真是笨,但是現在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媽的!明明只差那麼一點……

當炯明正在自怨自艾時,疲累不堪的晶晶已經快要睡著了。幾乎因為一整天的混亂而精神耗弱的她,,睜著雙眼一整夜,神智在清醒與崩潰的邊緣徘迴。睜著眼睛不睡對她來說像是一種自我懲罰,懲罰她這麼傻,竟然把一張價值連城的彩券丟進回收垃圾裡,還把它丟到大馬路上。都是她,給炯明希望又讓他失望的人是她,讓炯明要為了卡債四處奔波的也是她,讓這段關係越來越難維持的人也是她。如果她不要這麼固執、如果她不要一天到晚抱怨、如果她能再小心一點、如果她沒有把那張彩券丟到回收垃圾裡……

晶晶猛然一睜眼,剛剛她想到的是什麼?

炯明還坐在沙發上,好像對於晶晶剛剛想到的重大線索完全沒有感應──事實上,他正想著如果有錢去連吃一個禮拜的圓山飯店會是怎樣的感覺。

「炯明!」晶晶從床上跳了起來,她現在已經完全清醒了,正努力把剛剛閃過的念頭抓回來。

「寶貝,怎麼了嗎?」炯明有氣無力的說。

「我想到彩券可能去哪裡了。」

炯明在瞬間清醒了過來。

 

 

「你不要一直抓著我啦!」炯明壓低聲音說,生氣的把晶晶的手從他袖子上扯下來。

「可是人家會怕嘛。」晶晶嘟著嘴不高興的說:「而且我們這樣進去真的不會有事嗎

「我有甚麼辦法,誰叫你白癡到把彩券拿去回收。會怕就不要跟!」

晶晶不想進去,但也不想呆呆的待在外面甚麼都不知道。「我要跟,可是就算我們真的進去了,一定找得到嗎?」她轉換攻擊方向。

「只要你閉嘴我就會處理的好好的。」

「可是……

炯明用嘴角噓了晶晶一聲,晶晶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閉上嘴巴。現在炯明已經推開大門,門沒鎖。

本來晶晶的建議是打電話去婆婆家,告訴她不該丟的彩券混在回收垃圾裡了,希望婆婆能夠找出來回給他們。但是炯明立刻把這個計畫攻擊的體無完膚。首先,一般人聽到這種請求,絕對會口頭上應是,然後一轉身忘個精光。再來,就算老太婆真的幫他們找,也找到了彩券,會不會老實的還給他們完全是未知數。一張價值二十億的彩券可不是天天都能在自家門口撿到的東西。

炯明明確的表示,他可不想等電視上播出拾荒老太太獨得二十億獎金之後,才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自己親自上門要彩券。

晶晶沮喪的反問那他們還有甚麼辦法,用偷的嗎?

晶晶萬萬沒想到炯明嚴肅的思考了一分鐘之後,竟然說他贊成去偷這個主意。

「你瘋了嗎?」晶晶不可置信的說:「被抓到要坐牢耶!」

「總比看著二十億到手又飛掉好吧!」炯明非常堅持。

所以,炯明帶著晶晶小心翼翼的走進收回收的婆婆家。兩個人的模樣像是要闖進恐怖分子的秘密基地執行危險的搜捕行動一樣,一點點聲音都能把兩個人嚇得跳起來。

「這樣真的好嗎?」晶晶一直沒有放棄說服炯明放棄。

「你閉嘴啦!」這句話一路上炯明至少跟晶晶說了超過二十次。

「你們在這幹嘛?」

這句話讓兩人跳個半天高,更勾起了炯明一個非常非常不好的回憶。

「你們跑進這裡幹嘛?你們是誰?」潘太太可怕的目光瞪視著兩人。晶晶跟炯明好像兩隻無辜的小雞,被一隻兇狠的黃鼠狼死死瞪著,連大氣都不敢喘。

「我們……我們……」炯明掙扎著找話說,但是前兩天可怕的回憶還留在他腦海中,潘太太恐怖的高音再次在他耳邊徘迴,更讓這層回憶變本加厲。

「我們想來找東西。」基於女性能夠快速互相溝通的本能(也可能只是因為沒有陰影),晶晶反而比炯明更快找到說詞。

「你們是來偷東西的!」潘太太驚叫一聲,她扭曲語言的功力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

「才不是呢!」晶晶焦急的辯白說:「我們才不是來偷東西呢!」

「一定是!你們就是巷口那些可怕的小流氓,我上次還看到妳男朋友想要製造假車禍騙婆婆錢!」潘太太繼續她高八度的尖叫。

「假車禍?」這下換炯明發火了。假車禍?拜託,差點被那台手推車害死的人可是他耶!炯明立刻恢復說話能力,挾帶著強大的火氣喊了回去:「你不要太過分了,越說越超過。上次我只是不小心撞到──等一下,上一次那根本是那個老太婆來撞我的吧!」

「你竟然還有臉說這種話!」潘太太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這麼無恥的人(同理,炯明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潘太太這麼愛管閒事的人),當下怒不可遏,決心使出殺手鐧。

「我要報警!」

「你敢?」

就在現場一觸即發,隨時有可能演變成雙方火力互相掃射的緊張氣氛中,骯髒的小門屋聲無息的被打開,一個駝背的小小身影出現了。

老婆婆身邊有一種特殊的氛圍,這種特殊的氛圍你能在那些一輩子為家庭、為子女、為老公、為身邊無數的人默默付出的女性身上找到。他們通常動作慢吞吞,甚至還帶有一種鄉下女孩土土笨笨的特質,不太懂得跟別人爭辯,甚至連說話都吞吞吐吐,生怕一件事不說個兩次以上會被忽略一樣。但是你在這種人身邊會不由自主的覺得心安,會不想說話,只想跟在他們身邊默默的做一些簡單的小事,或者表現一些小小的關心。

老婆婆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當她走出房子時,晶晶和炯明其實不敢確定他對於他們有多少了解,又或者對他們小小的邪惡計畫有甚麼反應。所以他們不約而同的選擇沉默,想觀察老婆婆對他們這些不速之客有甚麼反應。

太太其實不是一個壞人。別看她平常話多,但是一但話卡在喉嚨裡,或者發生了甚麼真的讓她嚇到的事,她反而會一連安靜好幾個小時說不出話來。今天她其實也沒有預料到婆婆在家(她以為婆婆去賣上個月回收的存貨),所以她想趁著婆婆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塞些東西到婆婆快要故障的中古冰箱裡,然後假裝不知道那些青菜還有香腸是哪裡來的。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婆婆竟然會在家,還聽到她和炯明、晶晶吵得不可開交。當然,她並不是要做甚麼虧心事,但是畢竟她習慣偷偷摸摸做這件事了,突然被撞見還是很不好意思。也因為這樣,她剛剛一看到炯明和晶晶時能破口大罵,看見婆婆反而說不出半句應對的閒話。

晶晶後來回想現場的靜默時間,覺得至少有一小時之久。但是炯明堅持後來他們離開的時間跟進去的時間相差不到二十分鐘,再加上前前後後發生一些瑣事的時間,當時最多只安靜了一分鐘;但是炯明還是不得不承認那是他生命中最久的一分鐘(除了跟初戀告白的那一次之外,你知道的,第一次總是最難熬)。

老婆婆對於她家出現三個吵架的神經病一句話都沒有。事實上,老婆婆重聽這件事已經不是新聞了,要不是看婆婆分類垃圾時精準的目光不減,潘太太甚至會懷疑她是不是瞎了。

然後,婆婆就在三個人面前倒了下去。

就像一般電影場景跟通俗電視劇一樣,男人嚇到說不出話來,女生開始尖叫。

 

 

救護車的效率很好,而且駕駛技術高超,不但迅速的把龐大的救護車開進小巷子裡,在婆婆上車之後,也用同樣的敏捷將車子移出,一路連闖三個紅綠燈,狂奔到最近的醫院急診室。

糊里糊塗坐上救護車的晶晶跟炯明,死閉著嘴巴兩眼直直的瞪著前方,就怕一開口會吐出來(跟救護車的速度無關,但是那盞吵得要死的紅色燈光的確令他們心神不寧)。

炯明心想,這下好了,他們要找甚麼藉口才能說服別人他們跟這個事件無關?照潘太太的功力,他們謀殺回收老婆婆的新聞只怕明天就要出現在各大報章雜誌,甚至是網路新聞的熱門頭條搜索上了。炯明幾乎都快要能替自己下標題了──鴛鴦情侶潛入民宅,失風被逮,導致屋主重病發作,泯滅良心。晶晶想得就比較簡單,她希望婆婆快點醒來。

到了急診室,婆婆馬上被推進去,留晶晶和炯明呆呆的站在救護車旁。

「你們是家屬嗎?」一個帶著粗框眼鏡、說話飛快的護士拿著夾板衝著他們問。

「我們是……

「健保卡有帶嗎?」

「我們不是……

「沒帶的話待會到櫃檯。阿嬤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不知道?」護士訝異的瞪著他們。

「你聽我說,我們根本不認識她,只是剛好路過發現她的。」晶晶無力的解釋道,炯明在一邊跟著點頭。

護士的目光在兩人之間掃視了一下,才點點頭說:「那好吧,我們會試著聯絡家屬,謝謝。」

護士在夾板上匆匆寫下一些字,就帶著夾板離去了。

「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晶晶不確定的問:「我們要在這裡等嗎?」

「我們應該趁沒人發現趕快跑吧。」炯明搔著頭煩躁的說。他只想把彩券找回來而已,為什麼事情會變這麼複雜。

「可是我們要放阿婆在這裡一個人嗎?」晶晶不放心的說。

「那你要照顧她嗎?」炯明嗤之以鼻。「這裡有一大堆護士照顧她,她死不了啦。」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晶晶對炯明的態度相當不滿。「她剛剛差一點死掉耶!而且我們又不知道他們家有沒有人能照顧她。」

炯明咬著牙,露出一副牙痛的樣子。兩個人站在急診室門口,被人潮推來擠去,進退兩難。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不知過了多久,潘太太驚人的高音再次出現。「阿桑現在怎樣了?我告訴你們,你們把阿桑害得這麼慘,你們休想一走了之!阿桑家裡沒有半個人能照顧她,你們兩個最好給我負起責任,不然我就報警把你們兩個抓起來!」

太太一邊說,還一邊用力戳著炯明的肚子(炯明的胸對她來說有點太高了)一字一句的強調。炯明用手護著肚子,他已經受夠這個瘋女人了,正想破口大罵時,突如其來的一個想法堵住了他的喉嚨。

「你怎麼這樣,又不是我們害婆婆跌倒的。你剛剛也看到了,是婆婆自己不小心跌倒的。」晶晶趕忙跳出來替自己的男朋友辯護。

「好吧,那晶晶你先留下來照顧婆婆好了。」炯明一臉正經的說,晶晶跟潘太太不約而同的轉頭看著他,不敢相信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在說什麼呀?」晶晶質問道,潘太太也懷疑的看著炯明。

「潘太太你等等,我跟我女朋友說一下話。」炯明笑著把晶晶拉到一旁,不讓狐疑的潘太太聽到兩人的對話。

「不要拉我啦!你到底要做什麼,那個婆婆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們幹嘛留下來照顧她?」晶晶對於炯明魯莽的決定相當不高興。

「你很笨哪!」對於晶晶的遲鈍,炯明惱怒的說::「你想想現在那個老太婆家裡沒半個人,我不用藉口把你留在這裡看住潘太太,要怎樣去她房子裡找彩券?我可不要找東西找到一半又聽到潘太太跑去亂吼亂叫。只要一找到彩券我就立刻打給你,到時候我們趁潘太太不注意閃人,她想擋都擋不了。」

「是喔……可是你怎麼知道潘太太一定會跟著我留下來,而且你找東西有這麼快嗎?要是你還沒找到東西,潘太太就回去了怎麼辦?」晶晶雖然明白了炯明的計畫,但還是對這個計劃抱有疑慮。

「我會先跟她騙到鑰匙去重打一支,然後再慢慢的找。我會盡量加快速度啦!」看到晶晶又開始露出不安的表情,炯明又連忙補充說:「那個老太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我盡量加快速度,你要在這裡幫我監控一切知道嗎?有事馬上call我。」

晶晶艱難的點點頭,炯明開心的抱住她。

「講好了嗎?」他們走回潘太太旁邊的時候,假裝沒有偷聽的潘太太(因為急診室裡太吵了而聽不到)若無其事的問。

「講好了,我女朋友今天會留在醫院幫你照顧婆婆。」炯明笑著說,晶晶也跟著露出苦笑。「你把婆婆家的鑰匙給我吧,我去幫婆婆拿東西。」

太太雖然不相信炯明的嘻皮笑臉,但是手還是把鑰匙拿了出來。炯明的笑意更深了。

 

 

有時候,事情不會如你所願,就好像一句老話說的人算不如天算。而對於這句話,現在正在悶熱的小房間裡東翻西找的晶晶的感觸特別深。

一切正如炯明所預料的,潘太太答應把鑰匙交出來好讓他們其中一個人離開醫院幫婆婆拿東西──但是潘太太極力堅持那個人應該是晶晶。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拿了鑰匙之後就拋棄你女朋友自己跑掉啊?」

「難道我女朋友就不會拋下我自己跑掉嗎?」炯明氣急敗壞的反問。

「你竟然這樣懷疑人家!」晶晶聽到這句話立刻憤慨的跳了出來。

太太看了晶晶一眼,又轉回視線對著炯明。「你女朋友才不像你一樣看起來賊頭賊腦的;而且你是知道阿桑要用的東西有哪些嗎?都還沒四十歲就只剩一張嘴。」潘太太的口氣極盡嘲諷之能事,炯明當下暴跳如雷,卻也只能在一邊吹鬍子瞪眼睛的看著潘太太把晶晶拉到一邊,低聲交待回去之後該帶些什麼東西回醫院。

不過晶晶也有聽炯明的交代,先拿著鑰匙到附近的鎖店先打了一副備用。當炯明困在醫院被潘太太使來喚去幫婆婆東奔西跑時,晶晶已經在婆婆家東翻西找了。

婆婆的家不像外面那麼髒亂,就一個幾乎整天都跟垃圾為伍、行動不便的老太太來說,婆婆家裡可說是非常的乾淨,完全不像電視新聞上的那些神經病一樣又髒又臭。房子外堆的是寶特瓶跟鐵鋁罐等不怕風吹日曬的東西,大批的紙箱根廢紙則堆在客廳跟房間裡,讓整間屋子幾乎沒有走動的空間。晶晶很快就找到了廚房跟臥室,因為這是唯一兩間沒有堆滿雜物的地方。還有幾個空房間雖然沒有鎖,但是從裡面散發出來的陰冷空氣讓晶晶不敢隨便踏進去。

臥室裡雖然沒有垃圾味,但是婆婆顯然為了防蟲而使用了大量的樟腦丸,晶晶打開衣櫥的時候差點被薰到昏倒。晶晶隨手幫婆婆抓了幾件換洗用的內衣褲,並拖出角落那個破爛不堪的黑色旅行袋,將東西塞進去。

證件類聽潘太太說是放在冰箱裡,晶晶提著旅行袋一路走到廚房,打開角落的小冰箱。

晶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這台小冰箱似乎也不是全新的;確切來說,一定是二手的,因為晶晶很確定婆婆不會在冰箱門上用花俏的字體寫『寶貝,我愛你』,還加上邊框強調。如果晶晶判斷無誤,這台小冰箱應該是從附近的學生宿舍接收的。

太太所謂的健保卡,其實是一張不知道幾萬年前的紙卡。晶晶拿著那張舊款的健保卡,不禁懷疑這要是拿去醫院看病,說不定會被當成瘋子趕出去。

晶晶突然感覺到口袋傳出一陣陣動,Daniel PowterBad day手機鈴聲在狹小的空間裡顯得格外刺耳。

「晶晶,你在哪裡呀?」是她的同事小魚,小魚似乎刻意壓低聲音說話,要不是屋子裡很安靜,晶晶幾乎聽不清楚她說的話。

「我在……我在處理事情啦!」晶晶不知道該怎麼跟小魚解釋她現在的狀況才好。難道要告訴她自己正私闖民宅到一半嗎?

「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你最好快點來,老闆娘快爆炸了。」小魚焦慮的說。

「我……我知道了,你先幫我一下啦。」

「你快點就是了。」小魚又說了幾句催促的話,就匆忙的把電話掛掉。晶晶看了一下手機顯示的時間,才發現她上班已經遲到快半小時了。

「怎麼辦……」現在還要拿東西去醫院,再從醫院到店裡至少又要半個小時,這樣算起來她至少還要再過一個小時才能到店裡。如果她直接先去店裡,下班再拿東西過去呢?這樣一來她只需要花二十分鐘就能順利到達上班地點,代價是下班後勢必要面對炯明跟潘太太的臭臉;而不論她選哪個辦法,今天是沒時間找彩券了。

想到老闆娘可怕的嘴臉,晶晶嘆了口氣,無奈的撥給炯明。

 

 

由於婆婆摔倒的時候雖然剛好摔在成堆的寶特瓶上,這些空寶特瓶或多或少減輕了她跌倒時受到的撞擊,因此醫生說她身上除了幾處小小的破皮之外,幾乎沒有外傷。真正會昏倒的原因藏在她身體裡,還需要進一步的檢查才能明白。

炯明和潘太太聽到這個消息,都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隨即又各自擔憂了起來。

要是這個老太婆一輩子都不醒怎麼辦?炯明絕望的想著。潘太太已經逼迫他把身份證交出來了,要脅他說如果敢逃跑,她就會把身份證交給警察讓他們來處理。照這個狀況下去,再過沒多久這個可怕的歐巴桑應該就會壓著他和晶晶去賣血,好籌錢讓婆婆住安寧病房了吧!

太太在想什麼沒人知道,只有一個路過的小護士看到她在替婆婆拿被子的時候偷偷擦眼淚。

對於潘太太的眼淚炯明相當不解,畢竟他想不出來潘太太有任何應該傷心到這種程度的情緒。照潘太太的說法,她自己跟老婆婆非親非故,只是覺得自己有義務來照顧她;炯明認為這只是換個角度說自己好管閒事而已。

無論如何,炯明現在得趕快找一個辦法脫離這個煩人的老妖婆,否則在找到彩券之前他可能先被逼到精神耗弱了。不知道晶晶搜房子搜得怎樣了,應該不至於太難找吧?炯明在心中暗自祈禱老婆婆在昏倒前還沒有將那袋垃圾處理掉。

他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鈴聲在安靜的病房爆裂開來,嚇了炯明一跳。被嚇到的炯明從座位上跳了起來,拿出手機看了一下螢幕,是晶晶打來的。炯明看了一眼病床上昏迷的婆婆,接了電話。

「幹嘛?東西找到了嗎?」炯明小聲的問,講到東西兩個字時還神秘兮兮的壓低嗓音。

「喂?炯明嗎?你講話大聲一點!」晶晶那邊的背景音量大到不行,聽起來好像是車站一類的場所。

「我問你東西找到了沒!」炯名不自覺的喊了起來,路過的護士從病房門外白了他一眼。糗的要死的炯明趕緊把病房門關了起來。

「東西找到了沒?」炯名關好門之後,又用正常音量問了一次。

「我沒找到……」晶晶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沮喪。

「你沒找到?那你現在在幹嘛?」炯明生氣的質問道。

「你先聽我說啦!」晶晶煩躁的說,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正在跑步。「我現在要先去上班才行,東西我等下班會去再找一次。」

「等你下班東西就已經被拿走了!」

「誰要拿啊?」

「我不管,你在找到東西之前不准去上班。你想想看,找到那樣東西,可是比你上一輩子的班賺得還要多耶!」炯明開始無理取鬧。晶晶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呀?那樣東西找到之後不要說上班了,她開心把那家破爛的服飾店買下來鏟成平地都行呀!

……」然而電話那一頭的晶晶沉默了,似乎正陷入天人交戰。

「總而言之,你快點找到彩券就對了。」對於晶晶模稜兩可的態度,炯明開始不耐煩起來。他掛掉電話,瞥了病床上的婆婆一眼。

「老太婆,我真不知道該咒你死,還是希望你早日康復才好。」他嘆了口氣,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距離他上一次發呆回神過來只隔了十分鐘。病房裡無聲電視上的五個名嘴,正為了某個行政官員的緋聞爭吵不休。只不過他們無聲的爭吵,在電視螢幕上顯得既無力又可笑,一點都沒有平常高談闊論的說服力。

炯明又嘆了口氣,轉到電影台想切換一下心情。等他看到電影裡的女主角甩了男朋友一巴掌時,才猛然想到剛剛會不會對晶晶太兇了。

 

 

晶晶覺得炯明好兇,找不到東西又不是她的錯。雖然的確是她不小心把東西弄丟的,但是她也有試著去補救了呀!可是炯明為什麼還要對她這個樣子?晶晶覺得好無奈。

但是晶晶的無奈沒有維持多久,馬上就被另一種複雜的情緒蓋過了。老闆娘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山雨欲來的陰沉表情站在櫃檯後面等著晶晶。小魚可憐兮兮的半蹲在門口,假裝擦那個已經乾淨到可以當鏡子的門把,背著老闆娘對晶晶擠眉弄眼。

晶晶嚥下湧到喉嚨的恐懼,她覺得自己繼續走下去應該會把早餐吐在小魚的門把上,而且老闆娘的表情更讓她猶豫不決,不知道踏進店裡是對是錯。

「您早。對不起,今天早上遲到了。」狀況再壞,晶晶也只能硬著頭皮面對;她低著頭擺出最低的姿態道歉。

「遲到?你梁大小姐遲到我怎麼敢管呢?」老闆娘噘起嘴唇刻薄的說:「這家店完全是看大小姐你的臉色不是嗎?對客人可以大小聲、上班時間可以隨便決定,下一次年終讓你來決定要多少,月薪隨你高興調怎樣?」

「對不起。」晶晶小聲的說,像隻畏縮在角落的小老鼠。

「怎樣呀?」老闆娘又問了一次,口氣愈加不善。

「對不起。」如果晶晶真的是小老鼠,現在只怕已經把自己縮成一顆球,抖得像痙攣發作一樣。

「大小姐,應該不用我在提醒你該做些什麼了吧?還是你要我幫你買份早餐,等吃完了有精神了再工作?」

「不用……」晶晶的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了。

「哼!」老闆娘冷哼一聲,跨開大步離開,留晶晶顫抖的僵在原地。

小魚投來一個憐憫的眼光,不過晶晶沒有接收到。小魚不明白,為什麼老闆娘總愛找晶晶麻煩,可能是看晶晶好欺負吧。晶晶總是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任誰看了對她都只會有兩個選項──好好疼愛她或欺負她到死。很不幸的,照小魚的判斷,選擇後者的人只怕佔絕大多數。

小魚嘆了口氣,繼續擦她的玻璃門,畢竟跟自己無關的事情,還是少管閒事的好。

 

 

今天晚上沒有人陪婆婆。護士向潘太太保證他們一定會好好看著婆婆,而且婆婆並沒有任何會立即危及生命的重大症狀,所以潘太太大可以放心的放炯明回家。

感謝護士跟住院醫生的保證,炯明終於得到一天的緩刑能夠脫離醫院。炯明離開醫院之後,二話不說就直衝晶晶上班的地方,拖著晶晶到那個堆滿雜物的小房子裡。

「炯明,這樣真的好嗎?」晶晶不安的問。

「有什麼不好的?」炯明搬起一大疊的紙箱,開始在滿地的碎紙中搜索。

「我們這樣跟小偷有什麼不一樣呢?」晶晶不安的問。

本來彎著腰的炯明,突然站直了身體。轉身瞪著晶晶,雙眼散發出令人畏懼的冷光。「我已經跟你說過了,我們是來拿回我們自己的東西,這不叫偷。你要是再敢跟我廢話一句,你就自己滾回家,我會自己找到那張屬於我的彩券。」

炯明的語氣比老闆娘更可怕,晶晶被嚇住了。霎時間,這間小屋變得好擁擠、好寒冷。絲絲冷風從小屋的各個角落襲向兩人,更為這間破破爛爛的小屋增添幾分恐怖的氣氛。焦躁的炯明,滿身大汗的將東西搬來搬去,只為了搜索每一個細小的隙縫。而晶晶除了用發抖的小手檢查了幾張可疑的碎紙之外,什麼忙也幫不上。她大多數的精神都被別的事情佔據了,找到價值二十億的彩券反而成了次要。

如果炯明不是這麼急著找到彩券,如果晶晶不是只想著炯明的話跟白天的遭遇,他們或許會想起一些事──這意味著等到他們凌晨時分,拖著滿身髒污疲累回家的時候還是沒有想到。這些事非常的細微,主要是一個手勢、一份報紙跟一個昏倒的老婆婆。

晶晶跟炯明到最後什麼也沒有找到,只好像剛才說的一樣拖著一身疲累跟髒污回家,將那些閃過腦海的模糊印象撥到一旁好好的睡一覺,以便應付明天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並山樓 【言雨‧語天】

山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