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來這篇該是打算投稿,可是當兵當著連投稿截止日都被洗掉記錄了.<目前記得最清楚的日期只有放假日.>
                                    連重要的截止日都記不清楚.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當兵當到奴性都出來了?
                                    但是不管怎樣. 至少這篇小說還是能和各位分享. 不至於因為偉大的政府而被埋沒在資料夾裡. <就算是也是作者懶. 跟不願意制度無關.= =+>

 

 

 

 

 

準備好

 

星期一早上采蕙起床的時候正在下雨,綿綿不斷的雨滴敲在隔壁的鐵皮屋上,發出令人心煩的擊打聲,感覺像是亂打秀搬到她家隔壁練習新劇碼一樣。她本來打算多睡一下,然後準備好出門的計畫,現在全被打亂了。晒在頂樓的垃圾桶──金屬、塑膠種類不一──畚箕、在風中飄揚的垃圾袋、舊鐵皮、桌面發脹翻起的廉價木桌、寶特瓶、牛奶罐、玻璃瓶……她已經說過多少次了?已經抗議過多少次了?

不要把頂樓當成垃圾場!

采蕙啪地一聲坐起來,雙眼佈滿血絲,頭髮亂得像是使用過度的馬桶刷。她焦躁地把出軌的瀏海拉回原位,要不是不能對眼睛動手,她一定會用立可白把眼白塗回正常的色調。所有不在正常位置上的東西她都討厭,這也說明了為什麼隔壁撿回收的老太太讓她這麼火大,因為老太太總是撿東西回家,卻不知道什麼叫做整理。

「到底、到底、到、底、要我講幾次她才聽得進去!」她生氣地低吼,為自己犧牲淑女形象對隔壁大吼,結果徒勞無功而發怒。「她不知道那聲音很煩嗎?」

難得的假日,難得的早上,難得可以賴床,結果因為一場意外的雨而泡湯,讓她既挫折又憤怒。今天她要去見一個大客戶,經理特別讓她早上放假好事先準備,卻因為這些令人心煩的意外……

說意外也不對,昨天氣象預報就說這幾天會一直是陣雨的天氣,加上她想起昨天曬衣服的時候,看見隔壁頂樓還是一團亂。一切其實早在她意料之中,所以她昨天晚上睡覺前才會這麼不安,因為她已經看見了未來,雖然只在下意識中。

說到這……該死!她的衣服!采蕙從床上跳起來,顧不得沒穿胸罩又只穿著舊四角褲──經典藍白條紋──就衝上頂樓!

果然像她所預料的,來不及了。她最好的裙子現在是一條髒抹布,上個禮拜新買的內搭褲像是國慶日時吊的廉價彩帶慘兮兮地懸在空中,更不要說掉滿一地的內衣褲和T恤了,比她去年參加跨年晚會後的馬路現場還慘。

她閉上眼睛,握緊拳頭,努力阻止自己大聲尖叫。沒關係,衣服沒乾不是什麼大事,在梅雨季裡衣服會乾才叫意外的驚喜。大不了重洗一次而已,洗衣機、脫水機、烘乾機不就是為了這種事這種時候發明的嗎?就算只是投幣式的也一樣。沒錯,發明這些家電的人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現在只需要把所有的衣服撿起來,再收起來加上一匙半的洗衣粉──護色亮白配方──就能解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采蕙走下樓梯,拿出洗衣籃開始撿衣服。綿綿的雨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肯放棄,不斷在隔壁的垃圾堆上歡快地唱歌跳舞,刺激她的神經。總有一天她會放火燒掉隔壁的頂樓,只要她能找到方法只燒隔壁不燒到她家,絕對馬上赴諸實行。

在那之前什麼都不能做,所以只好先到樓下去洗衣服。

十分鐘之後,采蕙把自己整理成能出門見人的模式。這種模式的樣子差不多就是整齊的頭髮,加上乾淨合宜的T恤和長褲,簡潔俐落的馬尾讓陌生人不會側目,整體而言又不會正式到讓人覺得她正要去公眾場合。這個分寸要拿捏好,才不會散發出不適當的訊號。采蕙知道人的一言一行,服裝髮型儀態,甚至穿什麼顏色的鞋子都會傳遞出不同的生物訊號,只要控制得宜就能在各種場合無往不利。

做任何事都要準備好,控制好。

舉例來說吧!灰色那件長版T恤就是平常出門採買穿的,顏色樸實,不會讓人誤會她買東西有什麼特殊的涵義,也不會引起觀念保守的菜市場歐巴桑反感。櫻桃紅和小碎花綠的裙子是逛街必備,可以讓她看起來比較青春活潑,通常專櫃小姐會比較願意接待這類型有潛力的客戶。可是如果是要去精品專櫃,那就得穿深藍色的襯衫,才會顯得穩重端莊。上班的時候通常要穿黑白色系的服裝,加上款式合宜的包頭鞋,不會讓自己在人群中太過顯眼,又能保持專業的形象。

鞋子和髮型也有各種不同的選擇,只要搭配得宜,采蕙有自信自己能應付世界上所有的場合。

她投錢進去,把──她不情願地想──又被弄髒的衣服放進洗衣機,覺得真是太浪費了。他們應該發明一種裝置,重洗的衣服應該只收一半錢或打八折,或者當作售後服務不用錢。

聽著洗衣機規律的嘎嘎響蓋住了騎樓外的雨聲,讓她漸漸平靜了下來。只要轉完之後衣服就會乾乾淨淨,就像新買的一樣。髒髒的水隔著透明罩在她面前來回翻動,有點像是嘔吐物或是什麼不潔的東西。采蕙趕緊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在機器規律的聲音上。

鈴鈴鈴!

刺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她的寧靜,令人煩躁的躍動從口袋裡傳來。

「喂。」采蕙依然閉著眼睛,心不甘情不願地接起手機,會打電話給她的人只有一個會在早上十點之前撥號。

「阿蕙!你在哪裡?你那邊有下雨嗎?我們這邊下得像是用倒的,像颱風一樣!」

「媽,全臺灣都在下雨。」就像全臺灣都應該有氣象報導一樣,根本不需要在電話裡重複。

「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啊!你高雄的姑姑就說他們那邊都出大太陽,只有早上下雨而已。」

「那是高雄,不是臺北。」采蕙試著不發脾氣。只有早上下雨就不算下雨嗎?

「你自己要小心,下雨天做什麼都不方便,我聽說有人會在雨天……

每次都這樣,媽一旦話匣子打開就完全不管對方是不是處在可以對話的空間,或者是時間點了。像現在她的洗衣機已經運轉完畢,她應該要用右手打開蓋子,左手提起籃子,用右手把衣服拿出來,準備上樓去曬。當然是曬在她的房間裡,因為現在正在下雨嘛!

不過要做到這件事有個前提,她兩隻手要能自由活動。可是目前看起來短時間似乎不太有可能,因為對方正興致勃勃地談論雨天飛車搶劫案,一點也沒有停止話題的打算。

采蕙咬著下唇,陷入掙扎。她可以用左手拿手機,用身體把洗衣籃頂在洗衣機旁;可是這樣容易出問題,例如濕滑的洗衣籃可能會滑開飛出去。但是她又不想把洗衣籃放在地上,因為這樣一來她很有可能因為失手而把衣服落在籃口外,或者有人走過去不小心踢翻籃子,她不喜歡這樣。

或許她可以冒險把手機放在旁邊一下子,反正老媽講得起勁,根本不會注意到有沒有人在聽。只要她能在五分鐘之後順利接上話題,就不會有人受到傷害,她的衣服也可以受到妥善的保護。

她小心翼翼把手機放在洗衣機上,拿起籃子開始取回衣服,手機不斷傳來細碎的聲音,一切都非常順利。采蕙不禁得意地笑了出來。

「你要把我講的記牢,這些話你多聽絕對不會有錯。」

再接起手機的時候,老媽正好告一個段落。

「我聽到了,我自己會拿捏好嗎?Anything under control.

康搓是什麼東西?你不要講媽媽聽不懂的話。媽媽跟你說過凡事先準……

「你只要知道我很好就可以了。」

采蕙把電話掛掉。老媽永遠不知道女兒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些什麼,這對她的健康無疑是一帖良藥。上帝祝福她!采蕙收起手機走上樓,狹窄的公寓樓梯幾乎擠不下一個人一個籃子。令人窒息的空氣既濕又黏,沒有半點風,讓人喘不過氣。

只要擠過這一段就可以了!采蕙吃力地想。這棟公寓的生活機能好到嚇人,捷運站附近要找便宜的單人小公寓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她只需要忍受狹窄的樓梯和討厭的鄰居就行了。住在這裡比起外面中看不中用的雅房比起來,她一個月可以省下五千多塊,用其他東西來滿足更多生活品質。樓梯又漏水了,采蕙小心躲開第二段第七、八階樓梯上的積水,避免布希鞋沾上水變滑。

偏偏她的手機在最不剛好的時間響了。

采蕙現在一隻腳跨在最後一階,一隻腳踩在積水階梯前一級,兩隻手捧著沉重的洗衣籃,身體因為洗衣籃的重量偏向一邊,手機正好被壓住的那一邊。

刺耳的鈴聲,浮躁的震動,她有時很恨手機。手機很方便,她可以隨時隨地聯絡別人,但是相反的她也隨時隨地都會被找到。她有考慮過把手機丟到垃圾桶裡,但是這樣一來就犧牲了她聯絡別人的權利,更何況一元機也還是價值一塊錢哪!她不能像現在這樣一身邋遢的樣子接手機,更不要說在樓梯間講電話可能會被怎樣的人聽到,那種可怕的事她連想都不敢想。

現在該怎麼辦?她不能處理這個狀況,如果冒險接手機說不定就會失去整籃的衣服;但是如果不冒險,她很可能會漏接某個重要的電話,說不定是大客戶,或者是打來決定她升遷的經理。既然她要忍受手機的困擾,那也應該享受到手機帶來的益處才對吧?

Anything under control.

她討厭英文,要不是升學和工作需要,她連學都不想學。不過只有這句話例外,這句話意味著完美、規律、穩定。就像現在,如果她能控制她的手機,不讓它繼續響該有多好,或者等到特定的、適合的時機再響,或者……

或者她不能控制手機,但可以控制她的腳。只要動作夠快,就能趕在對方挂斷之前衝進房間裡接聽了。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采蕙深吸一口氣,猛然向上一躍跳過積水的階梯,到達正確的樓層同時藉著餘勁將自己整個人拋向家門!說時遲那時快,她一隻手伸進口袋裡掏出鑰匙,一隻手奮力抱緊洗衣籃,用武林高手般的精準度與速度將鑰匙插入鎖孔,然後迅速扭開大門……

安全上壘!

采蕙一個俐落的動作,收起鑰匙再順勢掏出手機接聽,瀟灑俐落像個酷勁十足的霹靂嬌娃。一切都如此精準。

「喂?」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是曉明,她男朋友──前任男朋友。

「我剛洗完衣服。」這句話有一半是真的。「我總不能用溼答答的手碰手機吧?」

「是不行。」曉明聽起來很不開心,顯然對采蕙遲接手機不能諒解。

「你要幹嘛?」這種態度讓采蕙不怎麼高興,她想起這也是兩人談分手的原因之一。采蕙覺得自己應該值得更聰明果斷的人,應該有個人會尊重她,給她最大的發揮空間。

「采蕙,你這種態度我沒辦法跟你談下去。」

「那你就不應該打來。」她冷冷地說。

「小蕙你不要這樣。」曉明用上一些些哀求的口氣,采蕙不禁嘆氣。

「你說你想說什麼?」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窗外的太陽跟剛剛陰雨綿綿的烏雲天比起來,亮得像是假的一樣。曉明的語氣稍稍和緩一點,采蕙終於稍微讓步對他來說是很大的鼓舞。

「我上次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樣?」

「哪件事?」

「就是我……我們吵架前一天的那件事。」

喔!是那件事呀!

「我們都吵架了不是嗎?」采蕙還以為這樣就算回答了。天知道她有多不該浪費時間繼續談下去,今天老闆放她一個早上的假不是沒有原因的。她應該快點再把下午需要會報的資料整理一遍,模擬好整個會議流程,而不是在這裡和一個已經打算分手的男人討論虛無飄渺的未來。

「我真的希望你鄭重的考慮,我──」

「你怎樣?」

曉明深吸一口氣,接下來的話他花了好大的決心才決定說出口。「我們有過共同的計劃,不應該因為一次吵架就通通拋在腦後。我們應該重新思考這些我們共同經歷過的事,然後成熟面對。」

有沒有人告訴過他直接的男人讓人更欣賞?采蕙開始按摩自己的太陽穴。

「雖然這種事在電話上講很奇怪,可是我考慮了很久,還是希望你能以結婚──」

結婚要用來做什麼采蕙是沒心情聽了,在那一剎那她正好抬起頭,看見牆上的鐘不知何時僵在原地,指著無奈的三點半。還沒曬乾的衣服像鹹菜一樣堆在破舊的沙發上,剛剛進門時的匆忙動作還是有不完美之處,刺眼的陽光照進來了。

「不要。」采蕙全身顫抖著說,沙發上的破洞好明顯。

「我還沒說我……」被打斷的曉明尷尬不已。「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還願意……

「我不願意,完全不願意。」時鐘是什麼時候停下來的?現在到底幾點了?天色一下陰一下晴,根本無從判斷時間,她是不是快遲到了?現在到底幾點了

「小蕙,我們之前溝通過那麼多次了,你不是也說會準備……

「我什麼都沒說,更沒有答應你什麼,我只是說我會想想看而已。」該死!現在到底幾點了?為什麼每件事情都一直出錯?她應該在早上八點起床,九點半之前完成一切雜事,十點模擬會報。現在到底天殺的幾點了

「小蕙你……

「不要再你你我我的沒完沒了!」采蕙尖叫道:「你們真的很奇怪,我說我會想想,不是說我答應你好嗎?你們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對,你們講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也都考慮過了,如果你們對我的答案不能接受,為什麼一開始還要問我?」

電話另外一端出現一陣極端難堪的沉默。

「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曉明沒再多說什麼,把電話掛了。

終於!

采蕙全身虛脫,無力地攤坐在沙發上,感覺終於擺脫了一個特別難纏的經銷商。他們每次都這樣,對別人的需求都不先預做研究。他們應該和她學學什麼叫做規劃,什麼叫做有條不紊,按部就班。

手機上顯示現在時間早上十點十三分,要遲到了。可惡!習慣早到的高總經理一定在等她了!都是那個該死的鐘害的,在最不該壞掉的日子罷工停擺!采蕙抓出昨天就熨燙好的套裝,迅速脫掉居家服換上。幸好她已經事先預做準備,現在只要整理好頭髮就能出門了,妝可以在路上便走邊化。

雨停了真是一件好事,她一向不喜歡下雨,下雨讓她心情煩悶。氣象報告一點用也沒有,只會一天到晚嚷嚷著降雨率百分之幾,卻連到底是晚上還是白天會下雨都說不清楚。她一點都不喜歡這種隨時可能失控的天氣型態。你看看晴天多好,大太陽,擦防曬,躲冷氣房,所有的應對進退簡單明瞭。

打理好服裝和頭髮,采蕙從床頭撈起深紫色的手提袋,還有裝著文件的黑色手提包,兩者方正的款式幾乎一模一樣。

還有什麼東西忘記嗎?文件昨天睡前已經檢查過了,簡易的化妝盒老早就在手提袋裡待命,裡面甚至還有一組應急用的口紅和粉盒。特殊時期的特殊好朋友?有了。鞋子?正在門口等著她穿。衣服在身上了,還會有什麼遺漏?

手機在桌子上唱出歡愉的歌聲,嚇了出神的采蕙一大跳!

原來是這個

剛剛掛完電話之後她整個人就動起來為出門做準備,根本沒時間在意手機這樣的小細節,更不要說她現在對手機反胃的感覺有多強烈。采蕙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接起來。

「采蕙!」是經理的聲音!

「經理早。」采蕙端出笑容,專業的訓練讓她就算沒看到人,也會不自覺擺出應酬用的燦爛笑容。今天經理的語氣似乎不受窗外烏雲影響,讓采蕙更加得心應手。

「都準備好了嗎?今天要給我們的大客戶高總一個好看?」

「這是當然的,經理。」自信、專業、肯定語氣。

「太好了,我就知道可以相信你。還記得我們的團隊標語嗎?」

「當然記得。」采蕙有點緊張。

Anything──

Under control.」采蕙閉上眼睛接著說。

「太棒了!等一下就看你表現了。」

電話掛掉了,采蕙的胃因為過度緊張而有些痙攣的感覺,但她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吐出來。她可沒有奢侈到有閒情逸致處理吐出來的東西,火燒心就放著燒就好了,反正吃過中餐就會沒事了。窗外又開始布滿烏雲,專注在胃上的采蕙一點也沒注意到,堅定自己的腳大步向外走。她已經準備好了。

腳上高跟鞋鞋跟快斷了,她因為走太快一點感覺都沒有,第二段第八階的樓梯上有積水。

 

 

創作者介紹

並山樓 【言雨‧語天】

山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