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中獎的時候

 

「這是什麼?」星期三中午,因為想到手機費的期限已經到了,炯明只好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回家一趟好拿帳單去繳。為了這張帳單,他還厚著臉皮跟老闆預支了一個月的薪水,這自然讓老闆對他的好印象稍稍打了個折。

但是他翻遍了家裡的每一個角落,還是找不到那張該死的電話費帳單,他連晶晶的外套口袋都翻了,依然不見帳單的蹤影。會是晶晶拿去了嗎?可是依照晶晶的習慣,帳單應該都會收在電視櫃下的抽屜,但是電視櫃下卻沒看到半張關於電話費的帳單。

會不會是早上晶晶跟水電費一起拿去繳了?可惡,明明說好手機費是他要負責的。炯明重重的吐了一口氣,最近他這麼做的次數愈來愈多了。

當炯明正沉浸在一些不好的情緒時,他無意間瞥見了晶晶早上出門時壓在電腦前的彩券。

今天早上晶晶賴床了。一方面是因為昨天的晚班讓她全身疲累,這種時候她對早上要起床這件事就會非常排斥──但偏偏炯明現在都要一大早出門。只要房間裡有一點點微弱的聲音,晶晶就會被驚醒,所以炯明早起通常代表晶晶早上會睡不好。

今天早上炯明出門後,再也睡不著的晶晶只好跟著掙扎從床上爬起。晶晶起床的時候甚至都還不到六點,可是她今天要一直到下午才需要上班。全身重的要命的晶晶梳洗好後,從冰箱拿出吐司來啃,順手打開了家裡那台爛電腦。晶晶總喜歡叫那台電腦爛電腦,但是爛電腦可是一點也不爛。

爛電腦是炯明為了遊戲畫面能夠更好,去電腦商場花了四萬多搬回來的,內建一堆晶晶連聽都沒聽過的設施。什麼超快3D顯卡啦、多功能散熱器、雙核心光碟機,晶晶連聽都聽不懂。這台電腦目前對晶晶最大的用處,只有上網的時候速度變快了一點和視訊的畫質變好,除此之外晶晶感覺不到這台電腦為她的生活帶來了什麼實質的益處。爛電腦不但功能爛,還害他們的卡債又多了四萬塊。從此晶晶在炯明聽不到的時候,都稱這台電腦叫爛電腦。

言歸正傳,爛電腦雖然有一堆缺點,但還是足夠半夢半醒的晶晶盯著它直到趴在電腦桌前睡著。等晶晶驚醒的時候,已經將近十二點了。驚惶失措的晶晶連忙從電腦桌前跳起來,匆匆忙忙換了衣服出門上班。

在她換衣服的時候,她還空出了一隻左手整理包包。這隻左手雖然勤快,但卻做了兩件錯事。一件是把電話費帳單跟水電費一起收到了晶晶包包裡,另一件是把本來放在包包裡的彩券當成廢紙隨手丟在電腦桌前。請原諒這隻可憐的左手,畢竟沒有眼睛幫忙,它只能靠著觸感決定事情,更不要說主人給他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十秒。當然,這些錯誤並沒有影響晶晶出門上班的時間,可是卻讓中午回家找帳單的炯明翻遍了房子都找不到想找的東西。

不過,炯明發現了其他的東西。

「電腦怎麼沒關?」炯明猜晶晶大概又是上網逛到時間來不及了,不然家裡怎麼會亂成一團,有一件髒兮兮的內衣甚至大剌剌的躺在家門口。炯明把電腦關掉時,終於發現了那張改變他整個生命的彩券。

「彩券?」晶晶會買彩券?這倒是個新聞,而且昨天就開獎了,怎麼都沒聽晶晶說要對獎?

一定是她被人家推銷買了彩券,又不敢告訴他,所以藏起來打算偷偷對獎等有中再說,沒中就裝沒事。絕對是這樣,上次她上網被促銷活動騙了,買了一堆根本用不到的保養品,還不是炯明清浴室的時候才抓包的,女人就是耳根子軟。

炯明撇下嘴,感覺有點生氣,他們都已經入不敷出了,怎麼晶晶都不會好好的管住自己的錢包呢?這張彩券一定沒中,不然晶晶早就拿來跟他炫耀了。炯明又看了一眼彩券上的號碼,不禁噗哧笑了出來。

010203041234

030711223344

這種號碼如果不是電腦選號,那選的人一定是腦子有問題才會選這種號碼。雖然說這看起來很像晶晶會做的事。

炯明把彩券放回電腦桌前,假裝沒有發現,打算等晶晶回家的時候再故意嚇她。打定主意,炯明把彩券又往旁邊移了三公分,讓它看起來非常自然的躺在電腦桌上。炯明甚至又把電腦打開,假裝沒有人回家過的樣子。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晚上惡作劇得逞的時候,晶晶臉上會出現什麼有趣的表情了。

 

 

晶晶是一個大笨蛋,總是在不對的時候說不對的話。像今天她竟然跟上門的一個貴婦說穿那件新裙子,讓貴婦看起來很胖。

這是實話,那個貴婦穿上那件本來應該非常俏皮可愛的蛋糕裙時,看起來就活像一條臃腫肥滿的凸眼金魚,拖著一條比台北101還壯觀的尾巴走到陸地上搔首弄姿。可是你也知道,有時候顧客非常不喜歡聽實話。你可以讓他們之後再來抱怨你的商品(記住,這時候要堅決的說是因為顧客沒有照你的推薦搭配,絕不是商品有問題),但決不能在他們還非常喜歡這件商品的時候出言諷刺。記住,顧客至上是服務業的鐵則,所以顧客脆弱稀薄的自尊心也必須奉為圭臬。

很不幸的,晶晶今天沒有注意到這點。她說了該死的實話,刺激了一位貴婦脆弱稀薄的自尊心。這位貴婦脆弱的心當場碎成千萬片,因為晶晶點破了她節食了三個月卻一點成效沒有的事實,她決定要讓晶晶付出代價。她把服飾店的老闆娘叫來,所以下班的時候,換成老闆娘把晶晶叫來。

「你有沒有搞錯呀?」老闆娘氣鼓鼓的質問晶晶。「你竟然說她穿那件裙子很胖?」

「可是這是真的呀。」晶晶無辜的為自己辯白:「她穿起來真的很胖,所以我跟她說了。我本來要跟她推薦另外一件看起來比較顯瘦的……

「不是這個問題!」老闆娘火了起來!「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當著她的面說。難道你不會說得委婉一點嗎?我敎你們這麼久都白敎了嗎!」

晶晶委屈的低下頭;這樣似乎讓老闆娘更加火大,因為她又為此多吼了十分鐘,內容是關於現代年輕草莓族的脆弱。

中午的時候,被派出去買中餐的小魚回到店裡面,立刻就聞到瀰漫在晶晶與老闆娘之間的詭異氣氛。雖然這種詭異的感覺她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長期下來還是令人相當不舒服。

「又被罵了?」小魚拿午餐給晶晶的時候偷偷的問道。

「嗯。」晶晶簡單的回了一聲,接過屬於她的那份。

「她今天又是為了什麼事情罵你?」雖然不喜歡吵架的氣氛,但顯然一點都不影響小魚探問八卦的熱情。

「算了啦,都過去了。」晶晶沒有力氣再重複一次剛剛的場景給小魚聽。

「告訴我嘛!」小魚撒嬌的說。拗不過她的晶晶只好一五一十的告訴她事情的來龍去脈。

「哇!」聽完事情的過程之後,小魚不禁慶幸自己剛剛不在現場,否則倒楣的可能就要變成她了。「她為了這種事罵你?」

「是呀。」晶晶無辜的說:「就因為客人不喜歡我們的裙子,她卻怪我說不會推銷。」

小魚覺得晶晶似乎搞錯重點了,今天的事應該跟晶晶的推銷能力沒有關係才對。但是怕給晶晶難看,小魚選擇同情的點點頭附和。

「我跟你說啦……

「你們兩個聊完了沒有呀?」老闆娘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晶晶和小魚趕緊拿走自己的午餐,留下骯髒的塑膠袋默默的飄落到櫃檯下。

午餐結束之後,又來了幾個特別刁鑽的客人,害得晶晶跟小魚又各自被刮了一頓;不用說,當然是晶晶承受的責難比較大。種種事件導致接下來一整天的工作時間,晶晶還要不斷的忍受老闆娘的刻薄瞪視。心煩意亂的晶晶在下班時,甚至都沒聽到小魚跟她說再見,等回到家看到家裡依然維持早上出門的混亂又讓她更加的不爽。她猜炯明一定已經回家過了,可是又為了什麼幼稚的理由不肯整理房子,跑出去跟他那群豬朋狗友到網咖鬼混。她不懂既然他那麼喜歡泡網咖,為什麼還要買爛電腦回家。滿腹委屈無處發洩的晶晶,只好認命的拿起塑膠袋整理房間。

「電腦怎麼沒關?」晶晶生氣的看著爛電腦,她這時候只想到炯明有多過份,壓根兒忘記了早上是誰第一個碰爛電腦。

晶帶著怒氣把電腦關掉。

「這是……」彩券經過七十二小時的遺忘後,終於被晶晶發現了。晶晶看了一下彩券。

「這種白癡的號碼是誰選的呀?」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彩券上的號碼。現在回頭看這張被強迫推銷的彩券,上面又印著這種白癡號碼,讓本來就情緒低落的晶晶更加暴怒。

「笨號碼、笨號碼!」她生氣的將彩券丟進垃圾袋裡。

晚上十點的時候,晶晶終於把房子整理好了。她拖著大包小包的垃圾走到街上等垃圾車。走到巷子口的途中,她把一包要回收的廢紙放到巷口的一個老太太家門口,這條街的人都知道這個老太太靠撿回收維生,回收垃圾放她家門口準沒錯。

倒完垃圾後,晶晶才終於有了舒暢一點的感覺。

 

 

炯明跟晶晶猜的一樣泡在網咖裡,但是沒有跟朋友在一起。不知怎麼了,過了三十歲每個人都正經了起來,像個白痴的公務員,晚上約出門還要事先確定行程。哼!確定行程,他們乾脆說要跑公文呈報老婆大人算了。他一個人生著悶氣打遊戲練等級,還碰到了好幾個小白搶怪,讓他整個人都火了起來。不到十點,他就關上電腦找老闆結帳去了。

這家網咖的老闆姓劉,網咖的熟客都喊他劉仔。劉仔是個已經禿頭的的大胖子,一張臉笑瞇瞇的,就跟他擺在櫃檯前的彌勒佛一樣。

「阿明,今天這麼早喔?」劉仔看了一下時間,平常這種時候應該是炯明打得正入迷的時候才對。

「幹,一直被搶,不爽打了啦。」炯明沒好氣的說。

劉仔呵呵笑了一聲。「那就快點回去陪女朋友,好好的陪她玩。」

「幹,還用你說喔。」炯明掏出鈔票遞給劉仔,不耐煩的敲打著櫃檯。

「找你的。有看新聞了沒有?」劉仔把零錢放到炯明手裡的時候順口問了一句。

「沒看,有什麼事嗎?」

「這次樂透真的爛死了,竟然開連號,會中才有鬼啦!我看全台灣不知道多少人要去跳樓了。」劉仔不屑的說。

「是喔。」炯明漫不經心的把錢收進皮夾。

「你看,報紙也有寫。」劉仔把一份已經被翻到破破爛爛的報紙丟到櫃檯上,炯明瞥了一眼。

只是一眼就讓他傻住了。

01020304……

「我說呀,那有人開連號還連四個號碼的,我看一定有人搞鬼……」劉仔似乎沒注意到炯明的異狀,自顧自的說下去。

目前得知有一人得獎,得主將可獨得二十億新台幣……

1234……

炯明吞了一口好大的口水,順便把衝到嘴邊的尖叫吞回去。他看了一眼劉仔,劉仔還在嘮嘮叨叨的不知道說些什麼。炯明把頭低下去,穩定視線重新看一次報紙上登的號碼。

010203041234

一字不差。

幹,二十億,他再多活三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賺到這麼多。

「阿明?怎樣?」劉仔終於發現炯明的異狀,疑問的看著他。

「沒……沒啦!劉仔,你報紙還要不要?」

「你要幹嘛?」

「沒啦,上面這間我想帶晶晶去吃。」炯明隨手指著廣告頁上的餐廳廣告。

「這間好吃嗎?」劉仔疑問的瞇著眼打量廣告頁上的圖片。

「沒吃過怎麼知道。啊你是要不要給啦?」炯明假裝生氣的說。

「要就拿去,反正也沒用了。」劉仔攤手說。

「多謝啦!」炯明拿走報紙走出網咖。

回家的路上,炯明除了阻止雙腳顫抖之外,還要阻止自己一再的盯著報紙看,就怕美夢幻滅。

 

 

晶晶洗好澡之後,用毛巾把頭髮包好,她一直在考慮是不是下次去把頭髮剪短,好縮短每次晚班回家洗頭之後的護髮時間。她拿出快要見底的指甲油,想趁著這個空檔修補一下今天磨壞的指甲。突然,房門咿呀一聲開了,面無血色的炯明踏進家門。

晶晶看著炯名死白的臉,一瞬間腦子湧出了一大堆可怕的念頭。有人死了?他被車撞了?還是他把別人家的車撞毀、把人撞死了?他們要被逮捕了嗎?還是吸毒?不是說吸毒的人都會臉色發白,難道炯名因為生活壓力太大跑去吸毒嗎?

「彩券在哪裡?」炯名艱難的說,好像怕嘴巴張太開會吐出來一樣。

「我丟掉了,反正又沒中獎。」晶晶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對於炯名一回家就用這種惡劣的語氣跟她說話非常的不爽。

「你丟掉了!」炯名的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大,全身爆出可怕的怒氣!「幹!你這個白痴!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蠢事啊!」

炯明暴跳如雷,不斷吼著晶晶就非要毀掉他的生活才甘心。

「丟掉就丟掉了嘛!」委屈的晶晶嚇得哭了出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幹嘛對人家這麼兇?」

炯明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他把報紙丟到晶晶腳邊。

「在下面,你自己看看。」他沒好氣的指著地上的報紙。晶晶彎下腰撿起報紙,攤開被炯明折起來的部份。

「你自己看看,看看下面開獎的號碼。」

晶晶先是扁著嘴忍著淚水看著炯明指的欄位,接著她的淚水就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流竄過全身的電流。

晶晶好像看到了她的夢想在那短短一瞬間跟她擦身而過後,就從此遠去不再回頭,一如當年她跟全校最帥、最有錢的學長有緣無份的那次聯誼一樣。

創作者介紹

並山樓 【言雨‧語天】

山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