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忘記東西的時候

 

星期一早上通常是晶晶一個星期中最煩躁的一天。死黨桃子說這是因為晶晶的週一症候群比任何正常上班的人都還要嚴重,晶晶嚴正否認這個說法。

今天早上,陽光穿透臥室的窗戶,不偏不倚直接照在晶晶臉上,逼得她不得不起床。

「炯明,起來了啦。」晶晶別過臉,看了一下不知道幾百年前就已經啞掉的鬧鐘,有氣無力的推了推身邊的男朋友。

「幹嘛啦?」高炯明對於美夢被吵醒相當不爽;在夢中,他正抱著一個金髮美女,在堆積如山的鈔票裡打滾。

「起床了啦。你不是八點上班嗎?現在已經七點十五了。」晶晶揉著眼睛說。

炯明抓著被子不說話。

「幹嘛?起床啊?」對炯明的沉默,晶晶突然感到一陣不安。「你不會又辭職了吧?」

「那個臭老頭,以為他是什麼人。」炯明哼了一聲。

晶晶從床上跳了起來,生氣的拍了她男朋友一下。她現在已經完全清醒了。

「你到底在幹什麼?你上一次不是才跟我說你會好好的做下去嗎?為什麼做不到半個月又辭職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呀?」晶晶既憤怒又無助的尖聲問道。

「我有什麼辦法!」炯明吼了回去:「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麼嗎?他汙辱我耶!」

「他是老闆,付你薪水的人耶!」晶晶的聲音更高。「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玩什麼把戲,你只是不想工作而已!上次我千拜託萬拜託才跟桃子說好讓她幫你介紹工作,結果你做不到一個禮拜就辭職,害我都不知道怎麼跟桃子道歉才好!」

「你不要再說上次的事了!你每次都這樣,一吵架就翻舊帳!」炯明不耐煩的喊了回去。

「你才是!」晶晶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炯明從被子裡跳了起來,光著屁股就走進浴室。晶晶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每次做完愛之後,炯明都不把衣服穿好。晶晶總會堅持在做完之後要簡單的梳洗,並且重新穿好衣服;她沒辦法忍受在做愛之外的時間光著身體。炯明跟她就完全不一樣,只要覺得舒服,他可以在任何狀態下倒在床上睡著,不論是脫光光還是穿著全套的油漆工作服。

不過現階段,晶晶沒多餘的心思去思考關於他們兩個人裸體觀點的不同。更重要的事正讓她煩惱。晶晶一邊抓著頭髮,一邊默默的流淚。她的頭髮已經至少三個月沒去重燙了,開始變得毛毛燥燥的,到處都是令人沮喪的分岔和多餘的雜毛。

她超懷念之前跟桃子、小鳳還有露露去燙頭髮的時光,他們會坐在同一排,每個人拿不同的雜誌,在不能動的時候大聲把有趣的內容唸給對方聽。洗頭小妹會用專業的技巧幫他們按摩,然後髮型師選出這次最適合他們的捲度跟髮色,這樣等到他們走出髮廊時,就會是街上最耀眼的女孩子。

不過那似乎已經是很遙遠的事了。現在大家已經都盡量不找她出門了;不是大家討厭她,而是大家知道她有她的難處。

這跟討厭我有什麼不一樣?晶晶自暴自棄的想著。而且這個狀況──雖然晶晶不願意承認──炯明要負起很大的責任。

馬桶傳來沖水聲,炯明從浴室走出來,他已經穿上T恤和內褲了,臉上也換上了抱歉的表情,用祈求原諒的目光看著晶晶。

「寶貝……

「幹嘛?」晶晶用力把眼淚吸回去,不過用處不大,還讓她眼睛辣的要命,反而更加難過。

「你在哭嗎?」

「我沒有在哭。」晶晶倔強的說。

「那你臉上是什麼呀?」炯明用開玩笑的的語氣說。

「我沒有在哭!」晶晶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看到這幕的炯明開心的拍著大腿,笑得喘不過氣來。

「你走開啦!」晶晶賭氣的拉起被子把自己的臉蓋住。

「好啦,寶貝不要生氣了。」炯明一邊笑一邊安撫她。晶晶卻半點也不領情。

「你走開,你這討厭的傢伙。」晶晶悶悶的聲音從被子後傳出來,聽起來還是帶著淚水。

「不要這樣子嘛。」炯明笑著說:「不要隨便賭氣喔。」

「為什麼我不能這樣?」晶晶反問:「你都可以隨便辭掉工作,為什麼我不能隨便賭氣?」

炯明的笑容從臉上滑落。

「我說過不要再講這件事的。」他感覺到怒火又被晶晶挑起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晶晶歇斯底里的亂叫,絲毫不理會炯明的不滿。

「你要繼續這樣是不是?」炯明的口氣變得相當不好。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晶晶假裝沒聽到炯明講話,抱著頭一直碎碎念。

「很好。」炯明沒多說什麼。

過了三分鐘,被子下的晶晶才發現炯明已經有一小段時間沒發出聲音了。

「炯明?」晶晶拉下被子,發現房間裡空無一人,炯明本來丟在地上的牛仔褲跟外套都不見了。

「炯明?」晶晶環顧四週,心中升起一陣不安。

「高炯明!」她大聲尖叫,希望炯明屌兒郎當的臉會出現在房間門口。

還是一片靜默,晶晶用力把自己的頭摔回床上。她這個大笨蛋,明知道炯明最受不了翻舊帳,為什麼還要這樣?現在好了,炯明又丟下她跑出去不知道跟誰鬼混去了。

「大笨蛋……我只是在賭氣而已,幹嘛這麼認真……」晶晶又開始生氣的扯自己的頭髮。

 

 

炯明其實知道晶晶是對的,但是他實在受不了晶晶不斷緊迫盯人追問他做的每一件事。

難道除了她之外,他就沒有壓力嗎?也不想想上次的卡債是誰搞出來的?要不是偉志夠義氣拿錢借他們,他們不知道還要多繳多少循環利息。還有上一次機車被拖吊,也是偉志出面幫晶晶解決的,不然她的機車現在還在監理所長灰塵呢!這個女的,有時候真的很不知好歹。

不知怎麼了,炯明覺得自己好像更生氣了,一點都沒有因為走出房子而感到放鬆。

偉志、偉志、偉志,他實在欠偉志太多了。他們倆個從高中認識到現在,高中到大學都是他罩偉志,但出了社會,卻換成偉志罩他。大學畢業……有個鳥用呀!還不如偉志讀科大,拼個幾年,現在工廠裡也要叫他一聲小組長了,哪像他到現在連自願當菜鳥都沒人要。

炯明用力的抓著頭,心煩意亂的想替自己的狀況裡出個頭緒,再這樣子下去,他要如何是好。馬路上的工程不斷發出滴滴逗逗的聲音,一聲聲鑽入他的腦子裡。這個工程少說也做了半年了吧,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呀?

愈想愈煩,他掏起外套口袋,好不容易找到打火機和香菸盒──不過盒子是空的。

「幹!」他生氣的把紙盒擲到地上。附近推小孩子出來聊天的鄰居太太們,立刻對他投以嫌惡的眼光,並趕緊一起推著小孩子離開,好像怕小孩子被他傳染什麼超級病毒一樣。這讓炯明愈發火大。

「都滾都滾都滾……」他憤怒的喃喃自語。先是晶晶一大早就大驚小怪他辭工作的事,現在又是這些瞧不起人的歐巴桑,真是夠了,這些人是要把他氣到心臟病發才甘心是不是?

他煩躁的走向街角,想再買一包菸,誰知道旁邊竟然無聲無息出現了一臺手推車!

炯明當場摔個四腳朝天!他下意識伸手想抓住什麼保持平衡,卻抓到綁在推車上、用來固定手推車上回收垃圾的繩結。繩結立刻解體,失去支撐的炯明立刻更用力的摔在地上,堆積如山的寶特瓶跟廢紙全數打在他身上!

「幹……」他還來不及說話,聲音就被埋沒在垃圾堆裡。

「唉唷!」恍惚間,炯明好像聽到一個高八度的尖叫聲由遠而近傳來。

「阿桑!你有怎樣沒有?」炯明撥開頭上的垃圾,這才看清楚是同棟的潘太太正扶著手推車的主人。

手推車的主人炯明不認識,只知道她是住在附近,一個靠撿回收維生的老太太。依照炯明的印象,這一摔沒要了這個老太婆的命還真是奇蹟。

「啊你是怎麼看路的呀!沒看到老人家行動不方便,也不會讓人家一下,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夠自私嘞!不要以為躺在地上裝死就沒事,快來道歉!」潘太太是出了名的愛管閒事加長舌婦,這下子只怕不出一個下午,全台灣都會知道他高炯明是如何在撞倒一個可憐的老太太之後,還假裝摔倒來博取同情了。

炯明摸了一下好像快要裂開的頭,才發現自己摔倒的時候撞到推車不是想像,他現在眼角旁裂了個傷口,後腦杓撞到人行道的地方正隱隱作痛。

該死!

炯明掙扎著站起來。「幹!走路不會小心一點喔!」

被這樣一罵,潘太太不但沒有因此退縮,似乎還愈挫愈勇。

「罵三小呀!以為你個子高拳頭大講話就能大聲是不是?我告訴你,我沒有在怕的啦!你們這些小流氓就只會欺負好人而已……

太太已經跟方圓十里的鄰居印證過她的音波攻擊是無堅不摧的。從一個小小的撞擊事件,潘太太已經開始扯到喪權辱國的國家大事。要不是潘太太記不起名字,只怕還有一票古聖先賢要遭殃。十分鐘之後,就算炯明有滿腔怒氣做後盾,在這麼凌厲的攻勢下也只能乖乖舉手投降。

「好好好,我道歉、我道歉,這樣可以了吧?」炯明無奈的說。除了辯不贏潘太太之外,還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再也聽不下去潘太太刺耳的叨唸了。

「這還差不多。」潘太太得意的笑著說,這才想到身後還有一個不知是否無恙的老婆婆。

她轉過身去檢查婆婆有沒有受傷時,炯明才注意到婆婆不斷的發抖,似乎相當害怕。對潘太太連珠炮的詢問,婆婆也只有用點頭或搖頭回應。炯明頓時有一個很可怕的想法──無論是什麼原因,這個老太婆沒辦法說話。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潘太太看起來怒氣終於消了,但是等她的視線轉向炯明時,母老虎又開始發威了。

「看什麼啦?」她大吼道:「把人家東西撞倒了,不會幫忙撿呀!」

炯明覺得自己也太倒楣了。

半個小時之後,滿頭大汗的炯明,好不容易的才把全部的東西堆回手推車上,並用那條很不牢靠的繩子綁緊(至少又鬆掉了四五次,他才終於找到方法不讓繩結再次解體)。而這段期間,潘太太已經把受到驚嚇的回收婆婆帶到一邊,還買了飲料給她壓驚休息。

「綁好了嗎?」

炯明認為潘太太是明知故問,她銳利的眼睛除了注意婆婆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在注視炯明的一舉一動。

「綁好了。」炯明沒好氣的說:「我可以走了嗎?」

「還沒呢!」潘太太說:「跟阿桑道歉。」

炯明深吸一口氣,他完全是看在法律的面子上,才沒有動手把潘太太掐死。

「對不起。」他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道歉,潘太太這才滿意的放他走。

真是夠了。炯明憤憤不平的離開現場,今天他到底還要倒楣幾次才夠呢?他掏了掏口袋,發現自己竟然只剩下一張可憐的一百元。他嘆了口氣,把鈔票塞回口袋,決定買包菸讓這張鈔票發揮最後的價值。但是便利超商旁的投注站,播放的新聞讓他停下了腳步。

「現在投注金額正在節節攀升,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熱情的民眾正在投注站前,排隊等著買下這張希望!」

笑容甜美的女記者拿著麥克風正在訪問前往投注站買樂透的民眾,一個禿頭的中年男子開心的對著鏡頭露出傻笑。

「先生,你知道頭獎金額已經累積到多少了嗎?」女記者問。

「知道,二十億。」禿頭男似乎很開心被訪問。

「那你對中獎有信心嗎?」

「有!」

接下來又是一連串的民眾訪問,但是炯明的心思已經不在新聞畫面上了。

二十億……有了這筆錢,欠偉志的錢就能還清,還有那些堆在抽屜裡的帳單,還有卡債,還有……還有其他數不清的債。然後,還會有剩,還會剩下足以填滿一座游泳池的鈔票、足以改變他整個人生的鈔票……

炯明吞了吞口水。這個投注站不像電視裡的那麼擁擠,空蕩蕩的似乎就等著他一個人來,來買下改變他整個人生的彩券。

「有人在嗎?」他踏進投注站,卻沒看到半個人。

「有人在嗎?」他提高聲音又喊了一次,依然沒有半個人回應。

「真是奇了。」他納悶的走出投注站,東張西望想找個人來問問是怎麼一回事。

「少年仔,你要買樂透喔?」隔壁飲料店的老闆對他喊道:「那間已經沒有作生意了,他們禮拜六就搬走了啦!」

炯明感覺自己好像被一桶冷水當頭澆下,滿肚子的委屈跟失望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是喔……謝謝。」他聽到自己僵硬的說。

「那台電視又是怎麼一回事……」炯明不死心的追問。

「那是我們的啦,之前他們跟我們借的,我找時間要叫人搬回來。」老闆笑著說,似乎知道很多人都會對此誤會。

既然知道別人會誤會就不要擺在那裡!

炯明這次連謝都懶得說,大步的往便利商店走去。

 

 

晶晶會買彩券其實完全是一個意外。

也因為如此,她對於這張彩券自然也不怎麼放在心上,當然對於彩券是星期二還是星期三開獎也半點概念都沒有。她一直以為彩券開獎都是星期六的周末特別節目,所以上星期六炯明去打工的時候,她一個人留在家裡守著電視一整天,除了看到各大媒體的主播、記者開心的宣布頭獎連續槓龜十五期,還有最新的明牌求法之外,沒看到半則關於彩券號碼的新聞。

晶晶相當納悶,她本來以為早上買了彩券,下午就會開獎,她不需要傻傻的等一個禮拜才知道結果。現實狀況看來似乎跟她預想的不太一樣。

我們時間回到星期六早上,晶晶換好衣服,一大早就出門了。她想幫炯明買一頓豐盛一點的早餐,獎勵他工作超過一個禮拜沒辭職。然而事與願違,當她路過樓下樂透彩投注站的時候,發現投注站的老闆娘正跟一個喝醉酒的男人吵得不可開交!

「我跟你說!想坑我錢沒這麼容易啦,你們這些商人心最黑啦!」

「你才神經病!七早八早在我這邊鬧,不要以為我這邊就沒有大人啦!」

晶晶從他們旁邊經過時,努力的將自己縮到最小,她甚至希望自己有隱形女的能力,就像電影演的一樣能夠消失不見──最好還能跟空氣融為一體。可是那個醉漢一把抓住她,嚇得她忍不住小小尖叫了一聲。

「小姐你評評理啦!我叫她%#◎+&#404◎%($㊣>……」醉漢嘰哩咕嚕的講了洋洋灑灑一段話,驚嚇過度的晶晶卻連半句也聽不懂。

「你說對不對?」當醉漢憤怒的質問晶晶時,晶晶已經快要哭出來了。

「對不對啦?」看晶晶沒有回答,醉漢惱怒的大吼一聲!

「對啦、對啦!」晶晶嚇得趕忙回答。

「那你說該怎麼辦?」

「怎麼辦喔……」到底什麼怎麼辦,半點頭緒都沒有的晶晶,用視線向老闆娘求救。

「我不可能退你錢啦!」老闆娘向那個醉漢吼道:「我跟你說喔,我們待會要搬東西了,你最好不要再給我亂下去喔!」

「那我要怎麼辦哪?」被老闆娘這麼一吼,醉漢竟然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耍起賴來,甚至還拉著晶晶的手不斷哭喊哀求。

「我該怎麼辦啦?沒有那一百塊,我會死、我會死啦!小姐!怎麼辦啦!」醉漢對著晶晶胡言亂語,完全不管是不是正處在大庭廣眾之下,害得手被死死抓住的晶晶只能無奈的杵在原地,被迫聽他的酒後心聲。

「先生,請你放手……」害怕的晶晶想掙脫醉漢的手,可是醉漢卻愈抓愈用力,甚至還扯著她不住的搖晃,害她差一點跌倒。

「小姐,發發慈悲啦!我沒有要騙錢,我只是想把彩券退給她,拿回一百塊而已呀,我真的很可憐呀!」醉漢開始拿晶晶的手打自己的臉。碰到醉漢油膩膩又佈滿鬍渣的臉,晶晶忍不住感到噁心而全身打顫。

「好啦、好啦!不然我跟你買。」一半是被嚇呆了,一半是晶晶再也受不了繼續碰那個人身上的任何一個部份,晶晶掏出本來要買早餐的一百塊,丟在醉漢面前。

醉漢看到鈔票的表情,跟咕魯看到魔戒的表情一模一樣。他一把抓住地上的鈔票,欣喜若狂的放進口袋裡,同時找出了一張皺巴巴的樂透彩券。

「這張彩券給你啦,謝謝哪!」醉漢一邊露出白癡的笑臉,一邊把彩券塞到晶晶手裡,拖著東倒西歪的腳步離開了。

「神經病。」老闆娘對著他的背影罵了一聲,悻悻然的走回房子裡。

就這樣,晶晶莫名奇妙的買了一張樂透彩,那天的早餐縮水成兩份蛋餅跟一杯奶茶。炯明吃了他那一份蛋餅,半口奶茶也沒喝就匆匆出門上班,臨走前還不忘數落要不是晶晶那麼慢,他早就可以出門了。晶晶只好一個人滿腹委屈(她不敢告訴炯明自己被強迫買了一張彩券的事,怕又被他笑),喝著奶茶守著電視渡過既無奈又無趣的星期六。

等到了星期一早上,晶晶本來打算要趁炯明出門前,問清楚樂透開獎的時間究竟是什麼時候。但是後來跟炯明吵了一架,又忘了這件事。等到炯明坐在公園抽完菸回家時,完全遺忘彩券存在的晶晶已經出門了。因此炯明自然不知道這張奇怪的彩券是如何出現在家中,更別說是注意到它了。

場景拉回星期一早上,沮喪的晶晶不想呆在家裡,因為她知道待在家等炯明回來一定又要吵架了。明明才剛起床,晶晶卻已經覺得疲憊不堪,迫不及待夜晚的來臨,好讓她能光明正大的滾到床上好好睡一覺。

晶晶撘上捷運,一直坐到半路才想到今天上班的服飾店公休,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上班這件事。她懊惱的抓著頭髮,氣自己怎麼那麼笨。

坐在隔壁的那一排大學生用毫不掩飾詭異的目光看著晶晶扯頭髮;晶晶趕忙把手放下假裝自己只是把頭髮撫順而已。

反正都上車了,不如去找桃子吧。晶晶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決定了行程。

桃子開的拉麵店離商圈不遠,每次到了中午時分總會湧進大批的上班族,為拉麵店帶來驚人的業績。桃子本來叫陶菁瑩,就跟真正的陶子陶晶瑩差一個字,大家也就理所當然的叫起她桃子來了。桃子畢業之後,就開始學習家裡的生意,幾年後就自己開了加盟店,經營的有聲有色,現在每個月的生意跟本店相比毫不遜色。也因為這樣,晶晶去找桃子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因為早上去桃子通常都為了生意忙進忙出的沒時間多說話,而到了生意比較清淡的晚上,換成晶晶匆匆吃完麵後就必須趕著上晚班。長久下來,晶晶覺得自己跟桃子的距離似乎正在慢慢的變遠。

跟炯明也是一樣,每次吵玩架,就會讓晶晶感覺到腳步無比的沉重。

但是遇到事情,晶晶還是會下意識的找桃子訴苦;而不論多忙,桃子一定都會撥出時間聽晶晶吐苦水。只是次數多了,反倒是晶晶自己覺得不好意思了起來,也就越來越少光臨拉麵店。

站在拉麵店前,晶晶暗暗祈禱今天拉麵店生意不好,旋即又覺得自己很惡劣,竟然為了自己的私事而詛咒好朋友的店。

「魚板!」一個開著卡車的壯漢對著店裡大吼了一聲,桃子領著三個員工從店裡面衝了出來。

「快搬進去!中午的訂單小紫處理好了嗎?」雖然三個員工都比桃子高快一個頭,但是這完全無損桃子老闆娘的威嚴。她乾淨俐落的指派工作,一下子就把混亂的場面調度好,讓全部的大小事務上路。

「桃子。」晶晶怯生生的喊了一聲。

「還有廚房的湯,今天……晶晶?」桃子轉過身來才發現晶晶傻傻的站在店門口。

「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只是想說順路來看你……

桃子翻過手看了一下錶。「叫廚房把湯處理好,我等會去檢查。」桃子俐落的說完,拉著晶晶進到店裡。

桃子的店賣的是日式拉麵,裝潢自然也是走日式風格。她帶著晶晶走到一個剛好位於廚房旁邊的隱密位置。

「有什麼事嗎?小心燙。」她倒了一杯熱騰騰的麥茶給晶晶。「剛煮好的,如果你晚一點來,放涼了加冰塊會更好喝。」

「不會。」晶晶感激的啜飲了一口。

「你跟炯明又怎麼了嗎?」桃子單刀直入的問。

「我哪有……」晶晶低著頭不想承認,桃子噘著嘴,一副心知肚明的樣子。

「早叫你換一個就不聽,偏偏要讓這個賴著你。」從晶晶認識炯明到現在,桃子從來就不是真心祝福他們兩個,畢竟女方已經夠令人擔心了,更何況男方還是那種死樣子。

晶晶沒有說話,如果是平時她一定會幫炯明辯護,但是今天她真的提不起力氣。

「你真該看看他上次那個死樣子。」桃子從鼻子裡哼了一口氣。「做不到三天,說不上班就不上班,他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搶手的科技新貴,工作在門口排隊等著他選嗎!害我跟人家物流公司的老闆道歉了好幾次,到現在我都還不敢正眼看那個老闆。」

桃子一口氣罵了好長一串,看晶晶一直低著頭不說話,她重重吐了口氣,沒有再多說了。

「算了。今天中午我請,給我留下來吃飯。」桃子轉移話題,邀晶晶留下來共進午餐。

「不用啦,每次來都讓你請,會害你賠錢的。」晶晶不好意思的說。

「反正沒賣完也是丟掉。」桃子用沒得商量的口氣說:「中午把事情好好說給我聽,現在你在這裡坐一下,我打理好這群小夥子就來。」

桃子的口氣終於軟化一點了,晶晶含著淚點點頭。桃子搖搖頭,又進去廚房罵人了。

跟桃子吐完了苦水,下午回家的時候,晶晶的心情已經有了顯著的改善。聽聽老同學們的現況,果然很適合放鬆心情。聽桃子說小鳳離婚了,晶晶跟桃子約好下次要一起去看看她。聽說她離婚之後,生活反而過得更好更自由,不用跟她的廢物老公糾纏不清。晶晶暗自為小鳳開心。

進家門前晶晶先檢查一遍信箱,發現除了廣告信之外,信用卡公司又寄一大疊的催繳單來了。晶晶本來還在考慮是不是假裝遺忘會比較好,但是又怕如果把催繳單丟在信箱裡,會讓信用卡公司有告她的理由。電視上那些被抓去法院的人看起來都好可怕,而且還要戴手銬,用可怕的安全帽矇著頭。光想到那個醜陋的安全帽就讓晶晶全身發抖,她只好吞了口口水,鼓起勇氣乖乖的把催繳單從快要爆滿的信箱裡抽出來。

打開房門,晶晶第一件事就是衝到電視櫃旁把催繳單丟進去。不論單子上寫的是多少錢,現在她都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

關上抽屜後,晶晶才發現屋子裡半盞燈都沒有開,炯明還沒回家嗎?還是停電了?

廚房裡傳來一絲絲微光,好奇的晶晶躡手躡腳的走進廚房,發現炯明拿著一塊小蛋糕,蛋糕上點著蠟燭,正在等待晶晶的歸來。

「驚喜!」就著燭光,炯明看見晶晶吃驚的樣子,這正是他所期待的。

「寶貝!怎麼這麼突然?為什麼?」晶晶對於這一幕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發生了什麼事嗎?發生了什麼值得慶祝的好事嗎?

「就今天超商旁邊那家麵包店,剛好有蛋糕特價,我就買了一塊回來了。」炯明不好意思的笑著說:「而且……我跟老闆講了一下,他說他們剛好缺一個送貨的人,問我有沒有機車。我跟他說有,所以……我錄取了。」

「可是你哪來的車?」晶晶訝異的問:「上次的車不是已經被收回去了?」

「借來的。偉志他剛換新車,說舊機車可以借我。」

「寶貝……」晶晶感動的看著燭光後的炯明。

「還有……」在燭光的照耀中,炯明突然開始臉紅。「早上,不好意思,我不應該吼你。」

晶晶連忙搖著頭說:「我也有錯,我不應該翻你的舊帳,我知道你也很不開心丟工作,還這樣刺激你。」

兩個人相視一笑,炯明端著蛋糕走到晶晶身邊,晶晶紅著臉接過蛋糕,兩個人的嘴唇不知不覺中越來越靠近。晶晶把蛋糕放到一旁,炯明的手順勢將她抱到懷裡,他們之間現在已經容不下任何一塊蛋糕了。晶晶幫炯明解開牛仔褲的束縛,而炯明則幫晶晶做了整套新式的全身按摩,放鬆白天累積的壓力。燭的燭淚一點一滴的為這歡愉的時刻計時。

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總而言之,蛋糕完全被遺忘了,因為晶晶和炯明忙著享用彼此。隔天他們意猶未盡的醒來時,晶晶會因為蛋糕上爬滿了螞蟻而受到驚嚇,然後驚恐的把蛋糕丟在全裸的炯明身上。炯明慌忙的護著重要部位不被可怕的紅螞蟻侵襲,完全幫不上忙的晶晶只能在一旁尖叫。

彩券還要在這個房間多等了二十四小時,才有人會注意到它。

創作者介紹

並山樓 【言雨‧語天】

山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